Bradlin

❤️

【Evanstan】Sugar Pill(完)

*希望桃子能好好的

*他那么好

 

 



       Sebastian其实挺早就注意到Chris那些小糖片儿。

 

       有一回是在2011年他们宣传上台前,他自己坐在后台的沙发上刷着ins看粉丝的评论,而Chris在一旁来来回回的走,那双擦得锃亮的皮鞋跟“咯咯咯”敲在地板上,Sebastian几乎觉得自己的太阳穴也跟着突突地疼跳。

       “Chris,你能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拿到了!给你Chris!”他还没来得及说完的话就这样猝不及防被打断,Sebastian感觉一阵风在眼前飘过,等他再睁开眼望过去的时候,就看到Chris的经纪人冲到他跟前将个小白瓶子塞到他手里。

 

       Sebastian有点疑惑,探头去看被经纪人挡住的Chris,看到的时候他正好仰着头往嘴里拍,连水都没喝就皱着眉咬着牙往下咽。

 

       那应该是些小糖片儿,Sebastian从Chris的指缝里看到了那层亮黄的外衣。

       于是他耸耸肩低下头继续看手机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还有一回是在2014年Chris把他俩的事儿挑明的那晚。本来那时候Chris把他约出来说是好久不见吃顿饭,结果请客的人在饭桌上一直低头吃东西不说话,大半顿饭下来Sebastian只看见他不停擦汗和摸鼻头的模样。

 

       他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,远远看见Chris从一个小白瓶子里往手心里倒着小片儿,还是那层的外衣。

       Sebastian舔了舔唇,他是真的挺好奇:闪着那样诱人光泽的到底是不是糖片儿?

 

       他在座位上坐下将双手交握,与此同时Chris忙不迭地将那口水咽下去,咽得太急还稍微呛了两声。他扬扬嘴角,“Chris?你是不是有什么想对我说的?”

 

       他看到Chris那些长得不科学的眼睫毛“呼啦”一下全部往上刷,色号永远另人着迷的饱满嘴唇张张合合就是挤不出来一个字。

       Sebastian眨了眨眼,决定把手伸过去握住Chris攥成拳头的左手。他把那些攥得紧紧的手指一根根掰开握进去,然后发现里面十分冰凉,却又满是黏腻的汗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没事的Chris,说吧,我都听着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Chris望着他和他们交握的手,闭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气,又慢慢睁开。

 

       后来他们接吻的时候,Sebastian在Chris的舌头伸进来的时候就知道,那的确是些小糖片儿。

       他还仔仔细细地缠着那条舌头尝了个遍。

       这糖片儿口味还挺特别的,濒临缺氧时他这样想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这一回是2016年他们在费城参加漫展。第一天他们先和粉丝们一起合照再回到各自的位子去签名,他们的位子没有挨着,分开的时候Chris还朝他乐呵呵地揪着自己的老头衫“Seb要不明天我这件给你穿吧。”

       Sebastian向后朝他挥挥手,微笑着朝粉丝们走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晚上回到酒店Sebastian已经做好了Chris大笑着非要把衣服往他头上套的准备,然而那个人却已经早早地将自己裹在被子里。

       Sebastian以为他睡了,可是从浴室里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却发现灯的亮度被调小,本来躺在中间的Chris往旁边挪了挪,给他留出来一侧。

 

       Sebastian将那件老头衫挑出来放到一旁方便明天穿。他躺上床盖好被子,手肘撑着床把旁边被子盖到脑袋上的人扒拉出来,扫一扫短喇喇的寸头,用嘴唇在那上面轻轻印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“晚安,Chris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然后他关灯躺下,听到隔壁轻轻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

       第二天他们的位子是挨在一起的,但果不其然Chris的位子三面都被黑布围了起来,Sebastian只得边给粉丝签名边分着神去想他的男孩。

 

       中途休息的时候他跑过去,还没到就听见Chris的笑声,走近了才听见被盖住的Hayley的笑声。

       他快步走过去搂住Chris的肩,后者看见他来开心地“噢”了一声,然后开始滔滔不绝地给他讲刚才听到的笑话。

 

       Sebastian微笑着听那个人眉飞色舞地描述,悄悄地朝有迷人口音的女孩点了点头。Hayley朝他调皮地眨眼,露出一口漂亮的白牙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在机场候机的时候,Sebastian一手拿着手机,一手极为自然地放在Chris大腿上。

       当然,这是在他们都戴着鸭舌帽和墨镜的前提下。

 

       离安检还有一段时间,机场不方便说话,于是他们都在安静地看着手机。期间Chris的手机来过一条短信,Sebastian那时在看ins下面粉丝对昨天那对新人的评论,他觉得那挺好,真的挺好。

       刷完ins后他打开了twitter,他在上面有个账号,不过没有太多人知道,平时也不发东西,只关注列表里默默有着几个人。他突然看到上方那个小小的蓝标志出现,一点就看到了一条新推文。

 

       他将手机举到旁边的人脸前面,因为靠得太近Chris还不得不向后仰了一下才能看清。待他看清那上面的内容后苦笑了一下,对Sebastian说:“你知道的,经纪人让我跟粉丝们报个平安,免得他们被这些不知道哪里来的谣言吓到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Sebastian收回手机,拿它顶着下巴,眼睛透过墨镜看Chris。

       “可你的小糖片儿还在我这里,男孩。”他拍拍里面那件老头衫。感谢上帝,把直男品味的衣服弄出了个口袋。

 

       他的男孩几乎是马上绷紧了全身的肌肉,Sebastian当然能察觉。他的手掌轻轻按压几下Chris紧绷的大腿肌肉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Seb……我……”他的男孩终于在他面前显现出那些慌乱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听着Chris,我其实挺早就知道你这些小糖片儿了。”他拿出那个白色瓶子晃晃,能听到里面药片翻滚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“有时候我其实挺恨自己,知道了却又不做什么事情。”他将放在Chris大腿上的手拿起来,旋开瓶盖,倒出一片在掌心。他用食指和拇指捏起它,看亮黄的外衣在灯光下闪着诱人的光泽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但现在我觉得我能做这些事。”他忽然将那个小糖片儿扔进嘴里,“咔啦咔啦”地咬起来。

       Chris一下急了,一手就捏上他脸颊,“Seb!快吐出来!这药不能乱吃!”

 

       Sebastian把手覆在Chris的手上,却不把它移开,只是用轻微的力道压住它使它不阻挠自己的咬合。

 

       啊,他终于尝到了它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亮黄的糖衣被口腔融化后,苦涩的药剂冲破残余的甜味,在舌苔上肆无忌惮地蔓延开来。每一个细胞每一个神经都在疯狂地拥抱着苦涩,径直冲击到大脑皮层,顺着脊椎一路往下,从头发丝到脚趾头都蔓延着糖衣里的苦。

 

       Sebastian无故就落了滴泪。

       他不是怕苦的人,他想。可就是被苦得流了泪。

 

       感谢上帝,还好带着墨镜。他挺庆幸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Seb?”他的男孩一直看着他慢慢地嚼,因为看不到眼睛也看不出表情,只能紧紧注意着手掌下捏着的脸颊的起伏。

 

       Sebastian牵动脸颊笑了笑,他拉开Chris的手反握住左右望望,下一刻他将自己的鸭舌帽沿抬高朝Chris凑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“戴墨镜也得闭眼。”嘴唇落下前一刻他对他的男孩说。

 

       带着甜味的苦涩瞬间在两人口腔中蔓延开来,Sebastian拼了命地缠着Chris的舌头,把那上面每一个角落都仔仔细细撒满他自己口中的味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如果你开心,那么我和你一起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如果你得受苦,那么我和你一起受苦。

       如果这不够,我就先替你承受这份苦痛,那么至少——

 

       至少到你身上,就没那么苦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分开的时候,Sebastian故意在Chris嘴唇上响亮地“啵”了一声,惊得那个人一把压低他的帽沿,“我们这可是在机场!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,”他并不打算就这个问题作过多的回应,显然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强调,“记住男孩,以后你要是需要小糖片儿得告诉我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他朝他的男孩舔了舔唇,“以后我就是你的小糖片儿!”

 

       说完这句话后,Sebastian默默在心里给自己鼓了鼓掌,不一会儿又觉得这实在是有些……大胆。他觉得脸上有些热,于是再一次庆幸墨镜的存在。

 

       可就是在他这么一系列心理活动之后,Chris还是没有作出回应。他有点急了,用手在那双带着墨镜的眼前晃晃,“Got it?”

 

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他的手就冷不防被抓住。抓住他的手十分温暖,宽厚,这让他想到了那层亮黄的诱人的糖衣——

 

       “噢……Seb……”

       Sebastian几乎能从那副墨镜底下看出点闪亮的光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下一秒他被猛地一扯,撞进他的男孩的怀抱。他还没来得及露出一个笑容来,耳边就响起Chris熟悉的带着活力的声音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收到!我的小糖片儿!”




       END




       


评论(25)
热度(170)

© Bradlin | Powered by LOFTER